最走心的影評丨舞臺劇《倫敦生活》好看嗎?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女人的逼和毛_女人的颜色百度影音_女人和马的黄色小说

要說近年來好萊塢配得上“才藝雙馨”的才女,在我心中菲比·沃勒-佈裡奇絕對無出其右。隨著2016年《倫敦生活》的口碑大爆,人們開始意識到現鏡頭前這個古靈精怪的粗線條大姐不光可以用演技被好萊塢捧為視後,更可以憑《殺死伊芙》《倫敦生活》的編劇身份連續兩年提名艾美獎最佳編劇,讓自己的“親生骨肉”《倫敦生活》第二季在71屆艾美獎上狂攬11項提名,並最終斬獲喜劇類最佳女主角、最佳編劇等4項大獎,不愧為“菲編”的綽號。

最令人驚喜的是在好萊塢名利雙收的菲編沒有淪陷於名利場的聲色犬馬,而是回過頭去繼續埋進瞭編劇的工作。在“被抓包”赴艾美獎頒獎現場還在轎車上趕書稿之後,菲編又接連接下瞭《007:無暇赴死》《逃》等一系列劇集,看起來似乎在《倫敦生活》驚鴻一瞥後漸漸退回瞭幕後……

一直到2019年年末,菲編攜手老搭檔導演維姬·瓊斯聯手把《倫敦生活》重新搬回瞭戲院,這部首演於2013年愛丁堡邊緣藝術節的舞臺劇《倫敦生活》在歷經電視劇的打磨後,以獨角戲的形式強勢回歸舞臺,吃老本為劇迷們重現瞭來自於現場藝術的精粹,在外百老匯、倫敦西區的演出一票難求。這輪萬眾矚目的巡演在倫敦西區封箱時終於被NTL錄制下來,並得以出現在小屏幕給我們一睹《倫敦生活》劇場版的真容。

《倫敦生活》劇場版的故事框架同劇集第一季差別不大:女主角Fleabag和閨蜜合夥在倫敦經營著一傢咖啡廳,然而她的生活因閨蜜的意外離世而瞬間復雜起來,瀕臨破產邊緣。回顧Fleabag的倫敦生活,她和姐姐的關系若即若離、相愛相殺,和父親的關系止於淡淡點頭之交,和男朋友的關系隨時處於崩潰之間,隻能寄情於露水姻緣。她面對一切,正以為一切正向好的方向發展時,洶湧的過往將她重新擊倒、撕碎,暗湧的情緒找不到適當的宣泄口,隻能同命運有一搭沒一搭地戰鬥、妥協、戰鬥、妥協……

首先我們必須要明確的是,雖然劇版和劇場版《倫敦生活》在故事的維度上大同小異,但後者更應該被明確是舞臺的紀實表演,這還得多虧瞭NTL。所謂NTL,也就是National Theatre Live,“英國國傢劇院現場”,是英國國傢劇院自2009年開創的實驗項目,旨在通過放映的形式向英國乃至全球呈現當今世界舞臺上最優秀的作品。不同於通常我們看話劇錄像的單鏡頭呆板表現,NTL請到瞭世界一流拍攝團隊,根據演出形式打造專門的拍攝方法,可以說是當下可以通過銀幕重現舞臺精華的最佳團隊,沒有之一。近些年NTL也有在大陸電影節和萬達院線展映,例如卷福的《弗蘭肯斯坦》《哈姆雷特》,付蘭蘭的《人鼠之間》,莫娘的《樂在當下》……

劇版和劇場版《倫敦生活》的相同點自然在於內容和母題的高度統一,通過刻畫一個大齡女青年的身世浮沉,在傢庭、性、友誼、性、工作、性……之間為當代的食色男女同時找到反思與逃避的空間。無論你愛或者不愛Fleabag這個角色,都不妨礙你承認《倫敦生活》是一部才華橫溢,值得拍手叫絕的現代喜劇經典,菲編用這個角色做出瞭她對於這個時代最不安也是最犀利的調侃。

初識Fleabag你也可能會把她當做大大咧咧的傻大姐,不過是一個沒什麼主意的女屌絲而已:她會用樂天知命的幽默感嘲笑一切,目及所見都是她吐槽的對象;她會在面試時忘瞭沒穿內衣而突然掀開上衣被面試官視作性暗示;她會在女權集會現場承認愛美之心;她會在醉倒酒吧後再去尋找下一傢酒吧……隨著故事逐漸鋪開,Fleabag的悲劇一面也展露出來:父親對自己的感受隻剩下冠冕堂皇的逃避,姐姐寧願相信調戲過自己的姐夫推掉工作也不願相信自己,閨蜜之死和自己也擺不脫關系……

究其根本,人們沒辦法用純粹的黑白二元簡單對Fleabag定論。她被原生傢庭傷害的過往令她總不想把這份消極傳遞下去,卻總是事與願違,骨子裡的善良和直覺的墮落使她隻能在天人交戰中處處碰壁,奮發進取之心也隻能在看似插科打諢的玩笑話中排解出來。像是劇集結尾哭花臉後茫然走在倫敦的街頭,Fleabag不過是個傷心人,是個有趣的傷心人。

劇版和劇場版《倫敦生活》的不同點就顯而易見瞭,把一整季的故事濃縮進107分鐘,精煉瞭砍掉瞭少量無關痛癢的視覺細節,作為敘述者的菲編不需要再借力同儕演員的助力,隻不過一把椅子和適時偶爾出現的音效和配音,就幫助菲編完成瞭整場緊湊的獨角戲演出。舞臺不比攝像機前,菲編不需要再特地轉過頭來打破第四堵墻同觀眾吐槽,隻需要讓一切緩緩地從口中流出,像單口相聲一樣和近距離的觀眾自然形成瞭最基礎的互動,嬉笑怒罵間從另一個形式重新回味《倫敦生活》播出時一口氣追完的劇力震撼。

不論你是不是菲編的粉絲,是不是《倫敦生活》的粉絲,哪怕隻為瞭“白嫖”一睹千金難求的倫敦西區一流戲劇“芳容”,《倫敦生活》也該是你值得一看的經典。如果硬要說遺憾,肯定不少人得說少瞭“It’ll pass”的莫娘神父讓Fleabag的角色拼圖缺少關鍵一塊兒——那可能隻能留待《生意興隆》劇場版重見天日再說瞭。